是缘缘不是圆圆!

D5左上角点击不送

上帝:你许个愿望吧,我满足你。安迷修:我……

♛.人物OOC

♛.人物OOC

♛.人物OOC


♛.再他妈不看预警,你们这些睿智就给我去死吧!




一天,




安迷修梦见上帝了……




上帝:你说吧,我满足你一个愿望




安迷修:那……世界和平吧




上帝:……这个愿望太难了,换一个吧




安迷修:(脸上笑嘻嘻,心里MMP)那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美丽的小姐姐都喜欢上我吧




上帝:【毫不犹豫】换一个




安迷修:那……让雷狮喜欢上我吧,或者说……娶了我




上帝:我们还是来讨论如何让世界和平或者世界上所有美丽小姐姐喜欢上你吧……





























你终会明白,不属于你的始终不是你的……









@禾七 两个脑洞的结合【王的叹息.GIF】

关于十六和星耀的腐眼看人基……


这里腐眼看人基,不喜欢的,左上角点击不送,懂?
















……总而言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从他们当中看出cp滤镜感


然后……我大概是个非常奇葩的人,为什么会觉得十六是个受……星耀是攻……然后翻了翻LOF……有六耀了……



唔……这里耀六吧


我赐你一场救赎,你待我如最初

♛.人物OOC

♛.人物OOC

♛.人物OOC

♛.再他妈不看预警,你们这些睿智就给我去死吧!


【安迷修】






一个花球缓缓落在安迷修手上……


“没想到花球,竟然落在你的手中啊,安迷修.....那就提前祝福你喽。  ”


“诶!安哥,你可要快快找到另一半,我和狮狮等着吃你的喜糖呢!”


【我喜欢的人呐,他和别人走了


每次看到你


都觉得是那么幸福


而你那不经意的一瞻


或是一个平淡的微笑


我都觉得是那么的好看


最后一次看到你


是你在阳光下掀开你妻子的头纱


你那时的眼中充满着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虽然我喜欢你,雷狮


但我祝你幸福】












再见……
















【安莉洁】


一路馨香,与君醉梦。



我陪你走过了零零碎碎的年华,你轻轻依偎在别人的身上。


那紫眸里全是你,他一定很爱很爱你。


还未曾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


你说再见,


可是永别。


那个男孩轻轻掀起你的头纱,


我才想起我从未直视你笑起……












树阴下,帕洛斯手执茶杯,手挽妻子,笑看战争。


呵,一群情侣狗。


这时旁边一个黑色的包里掉出了一朵白玫瑰,卡米尔俯身拾起,捏碎了它,淡然离开。


『十年前』埃米约佩利出去,两人发生车祸……




这朵白玫瑰葬祭我们所有的青春,











我们肝肠皆断,愁恨泪空,













便是再也回不去……





我一锤子送你上黎明【雷安】

♛.雷安刀刀,好次的(黎明是好景,对于雷安而言是终景)

♛.祝曾经的初恋生快!

♛.虽然我们毕业了,你也删了我的好友,但我不会忘了你

♛.10.20小骗子/九言.相忘/空珛/空伤玉生日快乐!(曾是你用过名字及我为你命名)

【黎明前,我们是仇人,也只能是。

   黎明后,星辰大海最后心之所向。】

……

阴暗的權木丛中,隐隐约约可观的紫眸闪烁,可交谈至兴的安迷修怎会发现,碧绿的双眸有什么值得海盗留下来着迷的。

雷狮小心翼翼轻抚手上的玫瑰,九十九朵不多不少,中间开的最盛那枝隐藏着一只小盒子,只有俯身才得以看见……

"咔嚓~”

"谁!”雷师迅速将玫瑰藏于身后。

茂密的树丛中,卡米尔尴尬的压低帽檐:“大哥……”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我知道……还是不告诉他了,这份痛苦,便由我独自承担吧。”

卡米尔刚想跟上去解释道,我只是想拿回大哥没收的蛋糕而已,却被身后急急追上的埃米扯住了:"别去了,这是你大哥的选择,我们应当尊重。

"……还有留下来陪陪我吧。”这一个两个都想哪里去了,但碍于自家媳妇份上,只好抛弃蛋糕应下。

"嗯。″一绿一蓝紧紧相拥在一起,大概只有死亡才能让他们分开吧。

……

骄阳快落下了,临近五点了,凹凸星上『帝城』某处,仍然在嗨个不停。

“格瑞!再来一杯,今晚不眠不休。”是披头散发的嘉德罗斯,他身旁正是喝到崩人设的格瑞:"嘉德罗斯,我就问你一句我帅不帅?!”

“帅!”

凯莉扶额:“再这么喝下去,恐怕就真的不眠不休了。”

"可是……我们过了今天不就是要永眠吗? ″安莉洁不解地问。

全员瞬间安静,过了好一会,鬼狐最先反应过来:“来来来,我们继续喝,不眠不休啊,谁先睡着,谁穿女装,大家拍照啊!”

“来,喝。”所有人才有了动作,选择性疑忘安莉洁的话,凯莉将安莉洁拉去喝红酒鲜红的液体从锁喉间滑过,泪湿衣襟,不知是被烈到的,还是那所谓的命中注定的未来……

『帝城』(爱陬悬)

      据说此地决裂了无数情人,死了无数爱到不可救药的人,撕心裂肺的情感,别人说无用。

      悬崖边上,一个人摇摇欲坠,如此瘦弱的身影,看上去应当是结婚生子的年龄去如此想不开,如此不懂生命的贵重,还是说有什么贵重过了他的生命?

      大概又是一个有缘无分的人,可怜非也,命中注定。

      雷狮眼前多了一层迷雾,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躁的嘴唇,一阵阴凉的风拂过头带,令雷狮一阵心烦,恼火地将头带一把扯下,任它飞走,他迷心鬼巧地对着悬崖一阵乱吼:"安迷修!你他妈的!老子爱你啊!”

一声声回响,荡漾在『帝城』,一道道波纹散开,年幼回不去的稚童, 这声巨响惊醒仿佛跳下去面临万劫不复的雷狮,连滚带爬地远离悬崖,便看见了一个扩音器,上面写着"丹尼尔出品"。

……雷狮愣住了,他甩了甩头头,思考了一会,大致是,他在这种奇葩的情况下表白了,翻腾的星辰大海,再也没有的的侵略性,它轻轻拔动力没有心的脏口,却倾听到了至死不渝。

他缓缓坐向崖边,任双脚悬空,他不害怕,只怕那人绝情。

也不会来的,不是吗?泪顺着脸颊滑下来,滴下爱陬悬,雷狮听见了那一声声回荡,痛苦的纠缠,是心中最深处的阴影,心之光处是唯那人的光明磊落。

笑的样子,哭的样子,腼腆的样子,中二的样子,我最爱的样子……

安迷修他醉了吧,清醒着吧,好像有谁在叫他,有一样东西拍在他的脸上,他挣扎起来,印着星星图案的白巾,是雷狮的!

“安迷修!你他妈的,老了一爱你啊!” 真有特声,如雷声般灌入耳中。

  他大惊失色,慌乱了分寸,撇开晕成傻雕的众人,朝声源点处去,她的背影宛如一位仓皇迷避的罪犯。

“安迷修,你去哪啊, 接着喝啊!”艾比懵懵昏昏地叫道。

回应她的是雷狮如潮水涌击的告白。

“哦,懂了。”众人静了下来

      嘉德罗斯没头没尾地说一句:“我不想死……”

      "谁他娘的想死。”凯莉怒骂道。





      安迷修的速度已经达到极速了,一道道风刃划破他的衣服,血如泪般涌出,他哭喊着,没有人听的见。





      又寂静一片。

      格瑞扯了一下嘉德罗斯的围巾:“下次带你去吃汉堡……"

      "好……真希望我下辈子是一个真正的人,这样有勇气爱你……″嘉得罗斯枕在格瑞的肩膀上道。








安迷修渐渐回忆是怎么爱上雷狮这个恶党的,是一见钟情或亦是日久生情。但不管过去及未来是如何,他只知道可以确认一件事了,那就是,他是真的爱上雷狮,并至死不渝。




“金,我下次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好~对了有一家快开张的甜品店,我们等它开张,就一起去吃!”




雷狮你能等到我接你家吗?

拜托,别就这么轻意离开我,我不找马了好吗?我只想陪你一起过你想过的生活。


"莱娜,下次再见,我就向你求婚吧。”

“鬼狐大人……莱娜一生都是你的妻子,期待戴上戒指的那天。”





雷狮,你想去哪,我都愿意陪你,你想做的什么,我绝不阻拦,你看,为了你,我愿意主地骑士道,别离开我……

珍惜眼前人,延误则一生。

……

安迷修到了,空无一人,黎明时分,他走了……

安述修低头,手表显示六点了,他的自语道:“灰姑娘的魔法消失了,她就平庸并一无所有。”他哭了,抽泣不停。

“安一 迷一 修!回家撸串喽!”时近时远,恍恍惚惚,最初的相遇的仇敌变成日常混进海盗团,众人从震撼到见怪不怪,回家……这个词,竟然变得这么陌生 ,凹凸大赛……残酷,我们只剩彼此。

他弯腰拾起一个小盒子,打开……

"嫁给我,我许你一生幸福。”空荡的声音散开,是遗者最后的留言……

没有求婚者的求婚这算什么,可是……

"我愿意,我愿意,我安迷修愿意做你雷狮妻子啊,你听见了吗?″

"最后的胜者″轻轻将戒指带上无名指,闪烁那人唯一的紫色。

……

白教堂上,安迷修只剩一人穿着洁白的婚纱,一场没有祝福,没有所爱的婚礼,我爱你。

"雷狮,我们回家吧,要走得慢一点啊,我怕我追不上了。″

纯白也染上了血红,

宛转的钢琴曲落音,

最完美的爱情终章。

"呐,和我一起走吧。″

"去哪?″

"回家……″

   

今天的安迷修脱到雷狮裤子了吗?

(人物有崩坏成份,慎进,简短文笔,上课时冒着生命危险写的半真实经历。)

凹凸的军训达到展现成果时候了,却总有这么两个人不合群,你拔呆毛,我拔头带,你掀我上衣,我拨你裤衩子,人人都说隔壁九岁的孩子看着都比我们懂事。

丹尼尔他姐蛋妮儿说:"雷狮!安迷修!今天认真的表演成果一次,放学请你们去撸串,啃面包!"

"耶!为了烤串/面包,干巴爹!″

你们以为雷狮就这么放下搞事大业了吗?

不可能!

佩利脑壳疼,嗓子哑,声音有点发不出来,但他还是要喊,否则帕洛斯回去有他好看的。

"向后一”糟糕!喊不出来了,完蛋,明天下不了床了。

雷狮一直在试图找机会踩安迷修的脚,快了,他俩相距就一厘米了,就是这个时候!

“向后一”哎呦我操,转了再说。

“唔……雷狮你个王八蛋!”安迷修掩着嘴跑了,雷狮愣住了,他想:

真是刺激,这味道竟该死的美味……











……










去他妈的刺激,还老子初吻!

去他妈的美味,安迷修你几天没刷牙了!?

今天我就是要让太阳从西边出来


(莫名想到的脑洞……)


神明嘉德罗斯住在西边


凡人金小天使住在东边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


一天,金开玩笑似的说:“嘉德罗斯,我要是喜欢你,太阳就会从西边出来。”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释怀道:“渣渣,谁要你的喜欢。”


金回到家对发小格瑞说:“他就是我的太阳。”


“???”格瑞懵逼X1


“是我爱过的人啊……”


格瑞:???我是谁?我在哪里?


恭喜你获得【懵逼格瑞】X1

我祭献我的玫瑰,换你三生不爱

安莉洁晕血,众人皆知。

就连看到红色,也会反胃。

所以凯莉此再也没用过元力技能,也不再穿那套衣服。

凡事总有特别,艾比的头发是天生的……

也不知道那天是谁,救下了在凯莉剪刀下颤颤发抖的艾比。

【我曾看见满身是血的你】

安莉洁常常会提起大家都不知道的东西,她说那叫"凹凸大赛。”

安迷修听到这个,就会发抖,已成常事。

金有一天在噩梦中惊醒,他说看见了另一个自己,满身是血。

没有人说什么 安莉洁倒是去金家住了一晚,早上回来时喝了很多酒。

“是神明赐于的酒,她要我摔烂,我选择不复醒……”

【你就是我的神明】

金说,他和一个特别爱自己的人,天人永隔。

“他不肯让我死,可又怎能如此忍心留我一人……”

安迷修说,不会再握剑。

“我的剑,曾穿过他的心脏,他却不让我与他同去,那天雷霆万钧只护我一人……”

安莉洁说那天她向我求婚,飘散玫瑰。

“我听见了神罚,我们将三生不爱……”

【别流泪,好吗?】

凯莉带着伤痕累累,硬拖到安莉洁到来。

“凯莉,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疗伤……”

起风了,“呐呐,我允许你做本小姐的妻子,嫁给我吧。”

"……,好”

她走了。带走了所有芬芳和无尽的相思。

我们没有三生, 只有不爱,爱不得

(看不懂的评论见,我翻译给你。)

我他妈得了绝症,还逼我爱你死来活去?


“给我一个不爱你的埋由。”如梦初醒般炸开一片烂漫。


“不爱的理由....雷狮,我大概可以说成千上万个……"


今昔淡月,星汉灿烂,那人默然,独自离去。


但这只是理由啊....雷狮..”涌起一片风云,却刹然调零。


【我发誓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至死不变的爱你,不渝宠你至残年。


我们是要告别的,在还未散尽的青春,可我们的没有青春,每刻都面临生存的选择。


爱的大久,我们都忘了,这里没有罗马,没有雅典,也没有回家的路。


留念的,明白的是念,而不是留。


太固执了,伟大的想要天荒地老,却还不及慢慢变老。


征服星辰大海,背后却空虚无人,也许有一天就会溺归暗陬,再也回不来,再也无信仰。


【我不喜欢你, 因为我爱你】


就这样吧,无需道别。


无需留念。


好好的活下去,活成我不爱的样子。


愿你前程似锦,无需道别。


无需留念


下辈子, 做个我永远见不到的人吧。


就此永别。


【我爱你,你不想你听见】


安迷修消失之后,雷狮微微蹙起眉梢道。"与我何干?”


他走了,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他懂吧,他不懂,爱懂不懂,己有因果。


绝情绝义,不是命中注定,这是那人的选择。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发胶问题]

迟来的一篇台风文 @玖念
来吧,让凹凸星迎台风。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广东迎来了三个台风碰碰撞游戏,一个是"山竹″,一个是刚摧毁了半个日本的,另一个不造。

凯莉确认过眼神,并遇上同样想搞事的『打你二大爷』。

丹尼尔悄咪咪布置作业:

小魔仙呸参赛者,请立即到台风中心收集“美杜莎的眼泪″

……


『双金』

"吹啊吹啊,金的帽子不可能掉。″

凯莉:"……金的帽子底下到底是什么?总不会秃头什么的吧……”

"黑金金,这哪来的眼泪啊?″

"金,你知道这没人的时候,最适合干什么吗?″

"干干干……干什么?″金看着自家大佬,毫不犹豫后退一步,妈耶,天知道大佬想干嘛,反正凭小动物的直觉,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呐,我的小天使,我觉得吧,眼泪可能是指我『哗~』哭你的眼泪呢~″

"啊!!!″



『瑞嘉』

"吹啊吹啊,大赛第一和第二的发胶不可能散。″

嘉德罗斯扯了扯格瑞的头发,发胶真稳:"说吧,你进来前,往自己头发上抹了多少发胶?″

"不多,三车而已。″

格瑞看了看不需要武器便站得稳稳的嘉德罗斯:"说吧,进来前吃了多少汉堡?″

"不多,六车而已。″

格瑞:……很好,胖出列斩新境界了。



『雷安』

说吧雷总,你开船进来几个意思?

最重要的是……

雷总你为什么在和安迷修看小马宝莉啊!!!!!!

雷狮:说吧,这个梗,你玩了多久?



『凯柠』

风悄悄地将凯莉的裙子掀起,

带走了十车棒棒糖。

安莉洁面无表情+1

风悄悄的掀起安莉洁的上衣,

带走了N车柠檬。

凯莉面无表情+2

凯莉:为什么我也要做这个作业!



后来各位是怎么完成的呢?

全员逼着帕洛斯哭了几滴眼泪出来。

(今天也在欺负帕洛斯)

我爱你,别相信

♛人物疯狂OOC,剧情狗血

♛帕佩

♛不喜勿喷,左上角[点击]不送

♛为什么写这篇文,是要送给我小学的一个小骗子

骗徒是不会说实话的  这句实话连佩利都清楚。

所以在帕洛斯对佩利说:"我爱你。”的时候所有人的反应……

佩利:我几天没洗澡了,别吃我。

卡米尔:狗肉里要不要放点糖。

雷狮:叫上安迷修吃大排档。

金:佩利要被吃了!!!

格瑞:……(淡定的美男子)

紫堂幻:只有我注意到了佩利在吃违和感吗?!

凯莉:(早己看穿一切)

嘉德罗斯:格瑞来打架。

      "帕洛斯,有传言说你从未骗过佩利……"

       "我骗过,但`我爱你‘绝无半点虚言……″

      『能不能放手,能不能失去你,这似乎是个没有选择的答案,可为什么他做出了选择,也为什么心甘情愿,流年不还未亡吗?』

      “佩利,活下去,我爱你……″

     " 不,不要,事到如今,你还要再骗我,你就不能……说句实话吗?”

      无尽黑夜中点点星光升起,而无尽夜哪有尽?却不殊那玫瑰血河淡淡凋零无数人早该乖乖被吞噬的性命……

      无尽黑夜是有尽的,它叫做“爱”。

安迷修和雷狮为它同生共死。(安雷安)

格瑞为它放下仇恨,嘉德罗斯为它去明白为谁而活。(瑞嘉)

黑金为它选择泯灭,金为它披上黑暗。(双金)

雷德为它锲而不舍,蒙特祖玛为它自尽。

『没有你,为何活着,白痴,我来找你了』  (雷玛)

鬼狐为它相信这个世界也许有温暖,莱娜为它一往情深。(鬼菜)

凯莉为它褪下伤装,安莉洁为它冰雪皆化。(凯柠)

卡米尔为它踏利前行,埃米为它屈服只求那人不死。(卡埃)

     歌尽一场,色即是空。

                                             一By.小骗子

     出自《同学录》

    人到天涯不知处,影向海角难寻觅。
    相缘难忆回头路,危楼听雨不会时。
                                                
                                               一B.小骗子

      出自《闲着没事》


“我爱你,没有人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