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白☆

希望您点开……
咳咳咳,
D5左上角点击不送,真的,D5快走
我恶心D5
绑画:@禾禾禾七奈

四月的风,爱过的你

人物ooc,睿智退散,睿智退散!!!对话较多,慎入。



【不同颜色的灯光斜射晃悠,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我们……明明早就厌了,对吧。】昏暗的包间里,其他人早就醉的不成样了。


安迷修也算是一股清流了,成功的避开了所有灌酒惩罚,他看向另一位和他一样没有倒下的人,不同的是,那人的脸已经涨红:“雷狮……你的酒量,还是这么好啊!”


“你不也和以前一样,运气挺好的。”雷狮扯出了一个笑容说道。


整个包间都安静了,喘息声绵绵不绝。


雷狮挑了挑眉道,“你还记不记得,中学的时候,你中彩了,就请我们去郊游,结果当时大家都走散了,嘉德罗斯那货怕黑居然怕的要死,蹲在原地一直发抖,结果被格瑞碰上了,还录下了视频,很长一段时间,学校的顶置都是那个。”


说罢,他又灌了一口酒,有一些液体顺着喉咙滑进了衣服里面,透明的衬衫紧贴着胸膛。


“当然记得,那时格瑞拍的时候,嘉得罗斯正好抬头,就直接把格瑞扑到了,还特别委屈的说了一句,格瑞,我怕。”说到这时,安迷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凯莉刚好也找到了那,当场就石化了,反应过来就马上拍了一张。


据她所知,格瑞虽然愣于突然被抱住,但也反手去抱了,凯莉就有一种预感,那是习惯性所为的。”安迷修移动了一下座位,坐到雷狮旁边去,也拿了一瓶酒,不过才下肚两三杯,就不行了。


雷狮瞄了安迷修一眼,手搭上他的肩膀,将他拉了过来,安迷修的头发蹭到了雷狮脸上,痒痒的:“我还看到有一次嘉得罗斯把格瑞约上天台,我当时有些东西漏在那了,打开天台的门,就听见嘉德罗斯,说,我知道了。回头就看见了我,啧了一声,就跑走了。”


“狂风暴雨洗礼这日渐腐朽的世界,混沌污浊的灵魂都将被他毁灭……”电话铃声响起,安迷修看了看是“爱人”,真烦啊!


很讨厌被打扰……于是他将手机扔进酒杯里,拿起新的一瓶酒往嘴里灌,就这样吧,永不醒来。

安迷修咽哽了一下,迷迷糊糊地对着雷狮说道:“俩人现在都成家了,已经是大人了……话说,嘉德罗斯,下周要带老婆去环游世界!啧啧啧,实力宠妻啊!”我似乎曾记得,格瑞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来着……


“是啊,大家都成家了,都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嘉德罗斯没有以前这么皮了,格瑞越来越温柔,大家都变了,我也变了,没有……这么……”爱你了。


“嗯?你说什么……”我还是想知道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哪怕再也与我无关,安迷修如此想着。


“没什么,你睡吧。”有我呢。


“嗯……”安迷修抵不住酒力了,倚在雷狮的身上昏沉沉地睡去了。


就像最初,人不胜天。

结果如今,人不胜酒。

看向未来,人不胜情。


“今天我还是不醉不归吧,为了祭奠这死去的东西。”


我喜欢过你,却不能像某个家伙那样那么大胆,


我喜欢过你,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


我喜欢过你,也曾陪过你,现在,我累了,


我只是爱过你,



















而己。

神谕法则

@つばさ 吹爆这个太太画的……





【我和你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神的旨意。】



你,见过天使吗?



优见到了。于是,那一年,风很大,优心动了。



蔚蓝的眼瞳中,不掺杂任何污染,纯白色的羽翼挥动轻摆,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歪着头,糯糯地问道:“哥哥,我没有家了,你要带我走吗?”



那一刻,奥鲁托斯觉得世界里有了光明。脱离了塔中尘埃,灰暗的灯塔,亮了起来,远处,水上伊人。







你,见过比天使还天使的人类吗?



奥鲁托斯见到了,于是,那一年,风很大,奥鲁托斯恋爱了



肉嘟嘟的脸上,圣光普照,眼里倒映着整个世界,如痴如醉,一见倾生,他开口的声音如天籁,让人流连忘返……奥鲁托斯情不自禁地笑了,磁性般的声音撞击着优的心口:“要跟哥哥回家吗?”



那一刻,优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脱离了狂风暴雨,失去一次爱意的他死灰复燃。






圣女日记



1月1日



新春伊始,冬日却有点暖和,奥鲁托斯那个傻小子带回来一个人类小孩,好像叫优,是从地上世界来的。



2月25日



阳光明媚,今天本该懒懒散散的,但因为奥鲁托斯伪装成人类,带优下去人类世界玩了。



我便被圣殿的那些人叫去跟着。



他们去游乐场了,不过那个叫过山车的是什么大型杀器吗?为什么他们两个下来后都吐了,明明我也坐了,完全没有事呢。



华灯初上,地上世界好美,陶醉其中了。



啊,还有那个叫什么摩天轮的东西?为什么运行到最高处的时候,他们要脸贴着脸呢?搞不懂……是有什么意义吗?或是祝福?


2月28号

我碰到奥鲁托斯和优了,优把从人类世界带来的糖葫芦分给了我,好甜哦,融化在舌尖上的糖丝。



我从小和奥鲁托斯一起长大,一直陪伴他,但大人说,他已经几千岁了,只是主动生长了一下而已,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笑的这么开心,没有任何约束。



他说其实地上世界也不是一无是处,对吧?姐姐。



很感谢优呢!奥特托斯,终于有人教他爱了!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姐姐,记下了。



2月31日



夜色凉凉,碎月朦胧。



优在奥鲁托斯的怀里睡得好香啊!地上之民被神明赐予的翅膀怀抱着,真羡慕他的无忧无虑,更羡慕他可以躲在天使的羽翼中成长,很幸福的孩子。



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心里空落落的,丢失了什么吧,可是从来就没有拥有过。



3月8日



家族好像密谋着什么,头好痛……



3月9日



记忆开始混乱,不会要出现那种“我是谁?我在哪里?”的狗血剧情吧。



3月10日



圣殿的人把我带走了,他们对我说:“你将会是新的……”



耳边“嗡嗡”的炸开了,然后,我就听不清了,是失去听觉了吗?




特别不安,想离开,那些人安抚了我,用纸告诉我,这是必然的。



他们将丢我都在冰柜之中,好冷啊!那记忆碎片零零散散,发生了什么?奥鲁托斯和优是谁?为什么忘不掉?头好痛……




此日记缺失三年。




5月3日



“我”趁奥鲁托斯不在,小心翼翼地翻进了圣塔,给熟睡中的优注射了“快速生长剂”,不知为何,胸口竟有点闷,“我”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一日记END一

                    


优看着自己逐渐衰老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失去生机,但他什么也不知道,还保留着七岁的心智。



奥鲁托斯彻底绝望了,看着那些各式各样的弓箭,只等一声下令,便会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所谓的天使,不过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罢了,他恳求般地道:“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放过优……”



他双腿一软,"砰"了一声跪了下来,将头抵在地上。



“嘛嘛~我们吧,不过就是想换一个不死天使而已,”为首的那人好不犹豫将脚踩在奥鲁托斯的头上,“所以啊,成就新的生命,老的就要死去,不是吗?当初的祖先对你的盼望极高,你却动了凡心,多么可笑!圣女,动手吧。”



双重的羽翼遮住了光明,双眼空洞,已是迷途之人的圣女,缓缓地走向心归茫的奥鲁托斯,但他仍然喃喃道:“放过优……”



这时不知是哪个手残的触动了开关,弓箭齐射,奥鲁托斯和圣女自然是有自保能力的,但优……



“一群蠢货!”一道无形的巨浪推翻了大部分的天使和弓箭。



“优!”圣女因为羽翼太重而摆动了一下,挥动出冲击波,而再也无法行走,倒下了。



另一边的奥鲁托斯的速度甚至是极致,赶在箭之前,把优护住了,可血也染红了他洁白的衣服,“奥鲁托斯……”优满是皱纹的脸上哭成了花脸。



奥鲁托斯将食指印在优的嘴唇上:“优,别哭,很快就会好了,让我睡一会儿……”便将羽翼怀抱着伏,将他襄的很紧很紧。



云渐渐散开,圣光普照,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阳光正好,因此沉沦。



优的澄眸之中只剩奥鲁托斯一人了,他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道:“我,们,回,家!”



那一刹那,所绽放的笑容,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回家吗……优,我喜欢你,让我重新拥有了家,当我不死的时候,身边的人们都在老去,可是你和圣女都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幸福永不老去……



“就这样降落到地面,和你周游世界怎么样?”






【可我爱上你,绝不是神的旨意。】


有人要来吗?

一起产粮啊,一起爱羽优√,一起交流深奥学说🌚🌚🌚

来加入白羽优产粮后援会呀,群聊号码:310644947

设个规矩?一周交两次作业???唔……我觉得不大现实。

对不起,各位,爱了√

我喜欢白羽,但这与我想让他和优结婚,有什么问题吗?(改自神子老师)

你兔大爷最近心情不好

我的心情仿佛哗了狗的

去你妈的设定,去你妈的大钢

大爷我不干了!!!

哗了狗的,心情差的要死,谁在这个期间我发文的时候,给我睿智的话,直接删评,再来?呵呵,骂人!

比心心♥♥♥

【置顶】

这里兔子,绑画:  @禾禾禾七奈

佛系更新

主混凹凸/mlk/王者/斗罗,人蠢很傻,手被地狱三头犬咬过,脾气有点爆(厚脸皮地再求一个画手宠,必须接纳性格)

吃CP基本没有雷点,至少现在还没有发现。雷区D5,厌恶至极。

关于十六和星耀的腐眼看人基……


这里腐眼看人基,不喜欢的,左上角点击不送,懂?
















……总而言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从他们当中看出cp滤镜感


然后……我大概是个非常奇葩的人,为什么会觉得十六是个受……星耀是攻……然后翻了翻LOF……有六耀了……



唔……这里耀六吧


我赐你一场救赎,你待我如最初

♛.人物OOC

♛.人物OOC

♛.人物OOC

♛.再他妈不看预警,你们这些睿智就给我去死吧!

【安迷修】


一个花球缓缓落在安迷修手上……


“没想到花球,竟然落在你的手中啊,安迷修.....那就提前祝福你喽。  ”


“诶!安哥,你可要快快找到另一半,我和狮狮等着吃你的喜糖呢!”


【我喜欢的人呐,他和别人走了


每次看到你


都觉得是那么幸福


而你那不经意的一瞻


或是一个平淡的微笑


我都觉得是那么的好看


最后一次看到你


是你在阳光下掀开你妻子的头纱


你那时的眼中充满着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虽然我喜欢你,雷狮


但我祝你幸福】








再见……












【安莉洁】


一路馨香,与君醉梦。


我陪你走过了零零碎碎的年华,你轻轻依偎在别人的身上。


那紫眸里全是你,他一定很爱很爱你。


还未曾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


你说再见,


可是永别。


那个男孩轻轻掀起你的头纱,


我才想起我从未直视你笑起……








树阴下,帕洛斯手执茶杯,手挽妻子,笑看战争。


呵,一群情侣狗。


这时旁边一个黑色的包里掉出了一朵白玫瑰,卡米尔俯身拾起,捏碎了它,淡然离开。


『十年前』埃米约佩利出去,两人发生车祸……



这朵白玫瑰葬祭我们所有的青春,







我们肝肠皆断,愁恨泪空,









便是再也回不去……